江西省煤田地质局二二七地质队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精神文明 > 文艺之窗
文艺之窗  
 

忆别埃塞满是情


忆别埃塞满是情

谈起非洲工作的这些年,就会想起黄泥水洗澡的日子,需翻墙的龟速网络,山沟高山的闭塞,一群无法沟通的当地群众和监理、业主的无数次争吵,与家人告别时的眼泪......以为自己开非洲时会略觉窃喜,可是拿到登机牌的那一刻,才发现那些黄泥水,网速,闭塞,寂寞等都是让人舍不得撕掉的那些小插曲。蓦然回首,我该以何种方式告别埃塞俄比亚?回忆纸短情长,心底告别无效,泪眼凝噎,百感离去。

那条94公里的沥青路是否还是那么静谧威严?那是一条军事战略公路,也是一条去火山和盐湖的旅游路线。如果一粒石子代表一个回忆,那这条路就是由上百号中国人满满的回忆铺砌而成。在这个“黄埔军校”历练过的那些同事们是否某个瞬间有重返阿巴拉的冲动?那时的少年不知愁,金甲雕戈,士气冲天,八年抗战收奇迹。身为煤田地质人,历经这么一段辉煌路程,深感自豪。

那条57公里公路的卡法(Kefa)副营地的咖啡还是那么香嚒?作为埃塞咖啡的发源地,该地独特自然环境孕育出的咖啡豆口感特殊,咖啡初入口苦,回味舌甘,还略带一丝果酸。它似乎也在教会我们要苦中作乐,苦尽甘来。行道迟迟,载哭载笑;天不作美,人不甘心。那里的同事们至今还在坚持着,这是一个非常有凝聚力,有亲情的项目,我记得那年除夕前因为家庭变故临时回国,然后我收到了最好的新年礼物--来自项目同事们录的一段非常温馨的视频,他们给予了我勉励和安慰,我坚信不管时间多久,我们已是非漂促成的一家人。

那条通往机场的宝莱路还会一直堵塞吧?那个教堂传来的诵经声还会成为定时闹钟吧?除了些许瑕疵,亚的斯总体还是令人愉悦,有鲜花似锦,晴空万里,空气沁鼻。虽然红绿灯不多,但这里的司机很谦逊,每次都会招手让路人;这里的轻轨上车从不查票,靠的是自觉买票;这里有人类祖先露西,这里有重要建筑--非盟总部,这里有太多中国人“一带一路”下的印记,这里还有各国人民和不同文化的交流碰撞。我很享受在亚的斯与“文明人”对话的工作,它让我增强了眼界和深度,扩展了人脉交际圈,获得了更多工作上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我会怀念穿梭于埃塞移民局,劳工部,航空公司,各个大使馆,公路局,水资部等政府部门那个努力完成任务的自己,压力中带着充实,充实中走向成熟。

嚼着恰特草的当地群众还喜欢封路阻工吗?那路两边的咖啡豆洗晒场和一林林的咖啡树在等待收获吧?大坝出水口的鱼还会愿者上钩吧?这个溢洪道项目让我见证了煤田地质单位在埃塞从公路项目到水利项目的市场扩展,也让我看到了他把戒了六年的烟头重新点燃,每晚翻来覆去辗转反侧的身影,和每次与监理理论时的沉着霸气。他是众多煤田海外人的缩影。面对突变的政治环境,当地币贬值,恶劣的当地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等,他顶着巨大压力坚守着。患难见真情,执子之手,披荆斩棘。相逢红尘中,相教若夫子;惜君知其难,十载博事业;光景不待人,须臾成发丝;问君归期否,愁笑不言语。

叹惋时光冉冉,终须一别。在埃塞的这些年收获了工作上的感触和对人生的领悟,收获了友情,亲情和爱情。我是何等幸运儿!我会怀念埃塞的一切,热闹喧嚣时融入其中,孤独寂寞时学会独处。这是一场不说再见的再见,咖啡飘香醉梦萦,忆别埃塞满是情。                                                                                         (杨玲)


[ 打印 ] [ 关闭 ]